• 毕腊英:走村入户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05-25
  • 女出纳侵吞千万公款扮富婆 7年未被公司发现 2019-05-19
  • 美国的西方盟友赶乘“一带一路”快车 2019-05-19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韩庆祥谈十九大报告总体感受:一个字“新” 2019-05-18
  • 候选企业:卫材(中国)药业有限公司 2019-05-18
  • 习近平齐鲁之行的七个感人瞬间 2019-05-15
  • 外国网友眼中的端午节:龙舟、粽子、中国文化,还有商机! 2019-05-15
  • 成都:共享办公受追捧 助力写字楼“去库存” 2019-05-13
  • 全国首份公益诉讼线索举报奖金在江苏发放 2019-05-12
  •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9-05-11
  • “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05-11
  • 白云区图书馆:来,给爸比做张甜蜜立体感恩卡 2019-05-09
  • 图解:有关端午节的这些冷知识 你知道吗 2019-05-09
  • 水土保持-近在你身边-图解新闻 2019-05-08
  • 超200种常用处方药有致抑郁可能 2019-05-06
  • + - 阅读记录
        ?

        许清欢出了墓园,往学校去接许楠,整个人有些恍惚。

        到了学校附近,却发现一处交通堵塞。十分忙乱。

        许清欢将车停在路边皱眉走了过去看情况,便看见一堆人围在路上看着一处交通事故,许清欢始终对鲜血有些敏感,看着地上的血,顿时忍不住皱眉,刚想避开,却发现倒在地上的人似乎有些眼熟。

        她心头一跳,再看那倒在地上的人时,瞬间瞪大了眼睛。

        耳朵里听着旁边的人在议论:“怎么回事啊,在学校附近还开这么快!”

        “伤的好严重,不会死吧……”

        “打120??!快打120!”许清欢再也无法冷静,赶紧一下子扒开人群跑了过去,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王佩情,她满脸的错愕。

        王佩情听见她的声音。吃力的睁着眼睛看着她,指着学校的方向。

        许清欢恼她恨她,可看着她这个样子?;故呛炝搜劭?,赶紧握住她的手,低声道:“你别着急,你肯定会没事的?!?

        “我儿子……”王佩情吃力的强调着。

        “我会好好照顾许楠的。但是他不仅需要一个姐姐,他更需要他的妈妈。你千万坚持住,不能有事?!毙砬寤督艚粑兆∷氖值蜕艉白?。

        王佩情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吃力,嘴皮不断的动着,许清欢为了听清楚她说的话,只能把耳朵凑了过去。便听见她道:“我这也算是还你妈妈的债……我活该的……”

        “那你欠许楠的呢?你又该怎么还?你不能就这样死掉!”许清欢紧紧抓住她的手,忍不住哽咽出声:“你一定要坚持??!一定要坚持??!”

        王佩情眼角也缓缓溢出泪水,突然极为用力抓住许清欢的手,吃力的道:“我……我当初是收了一笔钱……有人让我故意接近你爸爸的……”

        “什么?”许清欢一愣,错愕的道:“有人让你接近我爸?”

        王佩情吃力的点头:“是因为后来有了楠楠,我又对你爸有了感情,这才……逼死了你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是谁?是谁给你钱?”许清欢不解的看着王佩情,王佩情却是瞪大眼睛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许清欢还想再问有什么特征,王佩情却瞪大眼睛看着她,再没了动静。

        “王佩情!你不能死!你赶紧告诉我??!”许清欢紧紧抓住她的手,忍不住喊了出来。

        可惜王佩情却永远的沉默了下去。再也没法回答她了。

        许清欢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拼命摇晃着她的身体,可是她却再也不能给她一点反应。

        120很快赶到,可是在上车之前,就已经确定了王佩情的死亡,没有抢救的必要。

        许清欢木愣愣的站在一旁,双手上全部都是血,她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来打电话给赵锐,让他过来接许楠。

        赵锐赶到的时候,许清欢正毫无形象的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就那么傻傻的坐着,也不管行人异样的眼光。

        他立刻派人先去将许楠接了回去,又派了人去处理王佩情的后事。

        看许清欢整个人受到极大打击的样子,他也不顾形象的在她的旁边坐下,已经有太久,他没有看到过她这样脆弱无助的样子。

        赵锐叹了口气,没有多问,而是一手轻轻揽在她的肩上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许清欢靠在他肩上,却越发觉得委屈,一下子便嚎啕哭了出来。

        紧紧的抓着赵锐的胳膊,许清欢大声哭着,仿佛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辛酸无望一次哭个够。

        赵锐默默无言的陪伴着她,将自己的肩膀借给她哭个够。

        许清欢双手上全部都是血,又腥又粘,她哭了好一会儿,却又很快觉得浑身难受,一抬头却看见穆遥站在对面的马路上正看着她的方向。

        许清欢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抬手擦了擦眼睛上的泪水,却见穆?;乖?。

        她一咬牙,大步往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穆遥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血上面,在来的路上就听于叔说了她没事,所以他倒不是特别担心。女司农扛。

        许清欢在他的对面站定,耳畔回响的全部都是**笙的那些话。

        他很惨,从小就承受那样的痛苦,也难怪他总是以一副冷漠姿态示人。

        可他更可恶,他分明知道她是无辜的,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

        想到王佩情的话,许清欢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王佩情死前告诉我,有人出钱让她接近我爸,让她拆散我的家庭。我想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穆遥静静看着她,看了好半晌,似乎在确定什么。

        许清欢看着他的表情,冷笑着道:“我已经知道了你爸妈和我小姨的事。你不妨实话实说,就算你不说,我早晚也能查到?!?

        “是我给她钱让她接近你爸的?!蹦乱2⑽抟?,只是缓缓叙述道:“你妈妈和你小姨是双胞胎姐妹,关系一直最好。为了报复和你小姨亲近的人,所以我派人私下给了王佩情一笔钱,让她接近你爸。虽然不是我本意,但你妈却是是被我间接害死的……”

        如果不是他让王佩情接近爸爸,王佩情不会怀孕生子,不会逼爸爸离婚,爸爸更不会混账到亲手害死妈妈……

        如果不是他,也许她现在依然过着简单轻松的生活。

        而她所有的苦难,竟都是因为他。

        “啪!”许清欢抬手,极为用力的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又狠又用力,她的手臂伸直震的发麻,掌心又烧又痛。

        穆遥被打的侧过头去,嘴里满满都是血腥味。

        脸很疼,可是他伸直都没法生气。

        “就因为我小姨做错事,所以我们一家人要受到牵累。就因为我和我小姨长的像,所以你一次次的伤害我,耍弄我,将我赶出国。骗我爱上你,听见我五年前说喜欢你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很得意?那时大概在心里笑话我怎么那么蠢吧?”许清欢冷笑着看着穆遥,仿佛他极为可怕,她往后退了一步,“穆遥,你真厉害!你赢的好彻底!”

        穆遥眼看着她往后欲要走到马路中去,眼神一紧,飞快的一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也不去管她挣扎的有多厉害。

        “明明是你先偷走了我的心,明明是你害我不断的挣扎,痛苦了这么多年……”他紧紧拥着她:“明明是我输的彻头彻尾?!?

        “放开我?!毙砬寤哆煅食錾?,伸手去推开他,穆遥却死死抱着她不肯放,生怕她被卷入车流中,从此真的就这样离开再也回不来。

        许清欢挣扎了好一会儿,见实在挣脱不开,干脆就任由他抱着,委屈的哭了出来。

        “穆遥,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许清欢无奈的低吼:“我不想看到你,麻烦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不要再来伤害我好吗?就算你妈被背叛了,我妈妈我小姨都死了,这些债也该还够了吧!”

        “我已经让你离开了五年,我不可能再放你走了?!蹦乱=艚糇プ∷?,缓缓道:“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变心,就不是爱情了。我知道你没有和赵锐在一起,也没有和顾谦在一起?!?

        “知道又如何?”许清欢冷笑:“我不和他们在一起就非要和你在一起吗?你也说,是你间接害死了我妈!难不成你以为我真的一点感受都没有吗?!放开我!”

        许清欢愤怒的甩开他,最后懊恼的直接一口咬在他的手背,穆遥疼的下意识欲甩开,可似乎又怕伤了她,最终没有动,只默默忍受着这疼痛。

        许清欢滚烫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却几乎烫疼了他的心。

        穆遥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将她拥在怀里,低声道:“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妈被关进监狱里,最后转送入精神病医院,我爸想将我赶出家门,虽然法律不允许,可是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天的父爱,也从来不允许我叫他爸爸,我的心中充满了仇恨,我认为这一切都是你小姨害的。她坑害了我们一家人,我也不会让她一家人好过??晌颐幌氲?,我在你家附近徘徊的时候,你妈会看我可怜将我接了进去,照顾了我一段时间?!?

        许清欢愣愣的听着,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次她问他为什么十岁会一个人在外面被收留时,他的表情会变的极度难看。

        穆遥继续低喃:“我第一次看见你时,你还只是个需要人抱在怀中哄的小孩子。后来虽然被我外公接走进入穆家,离开了你家中,可我一直有暗中关注你家的情况,一直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长的越来越像你小姨,我对你的感情越来越奇怪……当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你的时候,已经晚了。你知不知道,当我在b大演讲时,一眼看到人群中的你时,我就知道……我已经在劫难逃了?!?

        许清欢错愕,那时候她看他眼神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还以为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却没想到……

        穆遥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轻声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无法接受,不管你要如何惩罚我,我都没意见,但得让我陪在你的身边,我愿意让你惩罚一辈子?!?

        许清欢哭的声音已经沙哑,此刻听了穆遥的话,却是心情沉重胜过喜悦,有气无力的道:“我要冷静一下,我求你别逼我了……我承认……我承认我很没用,哪怕被赶出国内五年,我还是没有忘记你,我甚至今天听说了这些事,我都没办法去恨你……但我现在真的没办法接受你……”

        她无助的一边说一边哭着,伸手捂住自己的脸,痛苦不已。

        穆?;夯悍趴孔∷氖?,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他亦是万分痛苦。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看了眼对面一直在等着的赵锐,示意他过来。

        看赵锐走了过来,他才转身上车离开。

        许清欢感觉到他的离开,缓缓放下手,只看见他的车尾影,其他早就已经看不见。

        赵锐轻声道:“是我告诉了穆遥你这些年在国外的事,虽然我觉得顾谦更适合你,但我能看得出来你还是很喜欢他,我不希望你错过。我也看得出,穆遥确实很爱你,他不是在撒谎?!?

        “别再说了?!毙砬寤兜袜骸叭梦揖惨痪??!?

        赵锐缓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尽全力支持你?!?

        许清欢感动的看着他,赵锐轻笑着点头,拉着她回家。

        许清欢回到赵家没多久,许是因为受到了极大的惊喜,被这许多的事情一冲击,直接病倒了。

        温静看她烧的满脸通红,一直陪在床畔照顾着,忍不住想起当时许清欢听穆遥说有喜欢的人时的情况,当年她也是大病一场,可如今刚回国,却又因为这个男人病倒了。

        许楠虽然是个孩子,可是却比一般孩子成熟。王佩情的事并未隐瞒他,他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只是低下头的一瞬间,温静还是看见他大滴的眼泪往下砸。

        许清欢虽然生病,可是却大都是在噩梦状态,总是梦见妈妈问她为什么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总是梦见妈妈生气梦见她受委屈。

        许清欢病着,赵家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温静将陆文瑶拦在客厅,语气冷淡的道:“你来干什么?”

        陆文瑶好笑的看着温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结婚生孩子,不是许清欢的情敌了,你没必要这么防备着我。只是多年未见,想和许清欢聊聊而已?!?

        “那你就改天再来吧,她现在生病了,没法和你聊天?!蔽戮蔡炔焕洳蝗?,陆文瑶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些,更恼恨当年陆文瑶的哥哥逼许清欢离开,对陆文瑶始终没什么好脸色。

        陆文瑶听见许清欢生病了却是一愣,有些着急道:“那让我给她看看吧,我现在好歹也在医院做事?!?

        温静一愣,陆文瑶却已经着急的扒开她去找许清欢的房间了,温静赶紧跟了上去。

        温静看怎么也没法拦着她,只好让她见一眼许清欢。许清欢正半昏半醒,听见说话的声音睁开眼睛,正看见陆文瑶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陆文瑶看见她没精打采的样子,先是皱了皱眉,给她检查了一翻,最后又叮嘱了几句:“你们请的医生还不错,她这两天就要康复了?!?

        温静在旁边冷哼:“当然是给她找好的医生了?!?

        陆文瑶轻笑:“那我可不可以和她单独聊几句呢?虽然你是闺蜜,可也未必需要什么事都知道吧?”

        许清欢已经醒了过来,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吹轿戮驳P牡难凵?,她点了点头,示意温静不要担心,温静只好出了房间等着。

        许清欢看温静离开,有些吃力的坐了起来,淡淡道:“有什么话直说吧,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

        “为了替我哥向你道歉?!甭轿难嵝α似鹄矗骸暗蹦晡腋缥嘶ぷ盼液湍乱?,所以才伤害了你。虽然这些东西没法用金钱或者三言两语来表达,但还是要对你说对不起。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惜一直没找到。特别是穆遥,他心急如焚?!?

        “与其和我道歉,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为了穆遥能自杀的你,最后却没有嫁给他?”许清欢满是不解的看着陆文瑶,这是她回国之后最最想不明白的问题。

        陆文瑶却是轻笑:“既然你想知道,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

        许清欢几乎有些排次秘密两个字,可是看见陆文瑶有些惶惑的表情,却还是选择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出声阻止。

        “其实你以为穆遥不爱你,他会把你留在自己的身边吗?从一开始他就可以不管你死活,又何必苦心为你谋划前程。报复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占有得到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他只是爱你,却偏又过不去心里那一关。他对你的脸有阴影,是因为小时候阿姨拿你小姨的照片逼他记住,让他记的那是他最大的仇人,是永远不能忘的仇人,这也是我哥送你出国的愿意之一。他怕你留在国内,不断的折磨穆遥?!甭轿难杂锛淙俏乱K祷?,可许清欢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都是实话。

        报复一个人的方式很多种,可是穆遥却总是及时站在她的身上,引诱着她的心一步步爱上他。如果是想要这样报复一个人,却也未免太费劲了。以他的势力,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将她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就算要诱惑她爱上一个人,却也未必需要亲自出马。

        许清欢没有接茬,心中却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陆文瑶看她听进去了,微微笑了笑,继而道:“至于我没有和穆遥走到一起,是因为我得知他爱的人是你。我能坚持这么多年,只是因为我不想输给林露那个贱人,只要穆遥心中没有人,他没有结婚,我就认为我始终有机会,可是我却发现……他从头到尾爱的人,都是你?!?

        许清欢面色微微尴尬,看着陆文瑶道:“为什么你这么恨林露?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虽说当年她是穆遥的女朋友……”

        “哼,她比我更可悲?!甭轿难浜咭簧骸傲致兑晕约耗芄患僮昂门笥?,在穆遥的心中占据一定的位置,可是她不知道,穆遥对她并没什么感情。当年她也许就是感觉到了穆遥对她没意思,而穆遥又因为我哥的愿意把我当妹妹对我很是照顾,所以才嫉妒吃醋吧?!?

        许清欢对一个没有打过任何交道的逝去的人无法开口去评价,陆文瑶接下来的话,却让她震惊无比:“我之所以恨她,是因为她几乎毁了我一辈子。就因为这个贱人,我被路上捡垃圾的流浪汉玷污,从此人生有了污点!”

        “什么?你被……”许清欢猛然一惊,整个人几乎惊讶的要坐起来,陆文瑶却是按住她的肩将她按回去。

        她微微侧了侧脸,脸上淌着泪,许清欢心中满是震惊,忍不住同情陆文瑶,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陆文瑶继而道:“别这么惊讶,就是因为这件事,我心中有了死结,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可是恨透了她,恨不得杀了她!这个贱人倒也幸运,居然得了绝症,所以我将她气死了!一个死人,怎么和我斗?!也正是因为她,我才会对穆遥这么偏执!我一直以为我能让他爱上我,只要有机会,我努力多少年都行,可是他却告诉我他爱的人是你,所以我才彻底崩溃了……当年是不是真的爱他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现在已经走了出来,在那次自杀后,我有幸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公,也就是我的主治医生。我现在已经彻底走了出来,才能对你说这番话?!?

        陆文瑶絮絮叨叨,言辞恳切,看着许清欢的眼神很是柔和,看得出她说的话都是真心话。

        “谢谢你?!毙砬寤冻峡业目醋怕轿难骸靶恍荒愀嫠呶艺庑??!?

        “我可不是为了你?!甭轿难窳吮褡欤骸爸皇悄乱L闪?。他爸爸将他赶出秦家,他外公收留他给他穆姓,可其实却只是利用他管理公司,并不是真的想要将公司交给他。这些年,他恨你小姨,他自然是不想接近你,可是他却深深爱着你……他的痛苦,你能体会吗?”

        许清欢抿唇没有做声,穆遥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一番话,一字字的再度清晰响起。

        许清欢早就已经满脸的泪,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心疼,心里憋的难受。

        陆文瑶接着道:“当年你妈妈的事,你也知道是个意外。有些事不受人控制,这些年他每年都会去拜祭你妈妈,我想他比你更后悔更自责。许清欢,你就给他一个机会,也当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吧?!?

        昔日情敌用哀求的语气诚恳的和她说着这些,她竟是找不到话语去反驳。

        一颗心蠢蠢欲动,她忍不住一把掀开被子,直接站了起来。

        陆文瑶一愣,随即笑了出来:“穆?;拐媸怯Ω煤煤眯恍晃?。他还住在原来的公寓里?!?

        许清欢微微一笑:“谢谢?!?

        许清欢直接往外跑,温静着急的等在楼下,看见她的身影惊喜道:“你没事了?这是去干嘛,怎么这么着急?”

        “我晚点就回来?!毙砬寤督淮艘痪?,抓紧往外跑。

        陆文瑶一边往客厅走一边微笑道:“别拦着她,让她去吧?!?

        赵锐在书房看到许清欢的身影,微微苦笑,手中还拿着手机。适才与顾谦通了电话,告诉了他国内的情况,他沉默了几秒之后突然笑着让他告诉许清欢他打算为了他在国外的女朋友定居国外,不回国了……

        其实赵锐又何尝不知道……他只是暂时放不下呢……

        许清欢打车一路到了曾经的公寓,虽然过了5年,可小区变化不大,而她也熟门熟路一路直奔曾经住过的地方。

        许清欢站在门口咚咚咚的敲门,等了好一会儿,就在她以为没人的时候,门却突然打开,穆遥站在门后看着她,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身上随意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凌乱,显然是在睡觉,只是他的眼中还有红血丝,脸色并不好,可以看出他睡眠质量很糟糕。

        许清欢的心跳的飞快,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她紧握着拳头,最后往前一步,直接攀着他的脖子跳到了他的身上。

        穆遥虽然措手不及,可是却还是飞快地将她抱住,双手托在她的臀部防止她摔下去。

        许清欢双臂勾着他的脖子,低头对着他的唇就用力吻了下去,学着他一贯的样子,凶狠又粗暴。

        穆遥呆愣了片刻,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紧紧抱着她往房间而去,将她一下放下了床上立刻就压了上来,在唇上反客为主,将舌头伸进她嘴里,攻城略地。

        许清欢被他吻的浑身发软,倒在床上看着他,却是眼眸微微发亮,嗓音还有些哑。

        “我感冒了,也许刚才就传染给你了?!彼槐叽牌槐呖醋潘?。

        “没关系,我陪你一起感冒?!蹦乱Q凵裎?,紧紧盯着她,仿佛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我还是埋怨你,没法原谅你……”许清欢继续道。360搜索.穆先生,你不安好心更新快

        “我知道……”穆遥的表情万分苦涩。

        “好多事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一时冲动,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打退堂鼓,我怕见到你妈,我怕她看见我又晕过去……我很怕……”许清欢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的?!蹦乱S底潘氖纸袅私簦骸爸劣谖衣?,我会和她解释清楚,她会慢慢适应的?!?

        许清欢紧紧咬着唇:“你做好一辈子接受我的惩罚的准备了吗?”

        穆遥眼神炙热,俯下身子怜惜又温柔的伸手抚在她的脸颊,“你先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回应他的是许清欢主动送上的红唇。

        全文完。

        ...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11选5日赚100绝密


    @精彩小说网 . //www.mqvu.net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毕腊英:走村入户宣讲十九大精神 2019-05-25
  • 女出纳侵吞千万公款扮富婆 7年未被公司发现 2019-05-19
  • 美国的西方盟友赶乘“一带一路”快车 2019-05-19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韩庆祥谈十九大报告总体感受:一个字“新” 2019-05-18
  • 候选企业:卫材(中国)药业有限公司 2019-05-18
  • 习近平齐鲁之行的七个感人瞬间 2019-05-15
  • 外国网友眼中的端午节:龙舟、粽子、中国文化,还有商机! 2019-05-15
  • 成都:共享办公受追捧 助力写字楼“去库存” 2019-05-13
  • 全国首份公益诉讼线索举报奖金在江苏发放 2019-05-12
  •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9-05-11
  • “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山西抓紧资源型经济转型 2019-05-11
  • 白云区图书馆:来,给爸比做张甜蜜立体感恩卡 2019-05-09
  • 图解:有关端午节的这些冷知识 你知道吗 2019-05-09
  • 水土保持-近在你身边-图解新闻 2019-05-08
  • 超200种常用处方药有致抑郁可能 2019-05-06
  •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金码今天 生肖时时彩投注技巧 赌场风云粤语 体育彩票开奖 今日nba篮彩预测 排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南国彩票图规论坛 新疆时时彩开奖自由的百科 电脑福利彩票投注站 新时时彩走势图163 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 时时乐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彩奖金 甘肃快3走势图 新时时彩专家计划 河北福彩20选5